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粗放式時代結束,精品化成主流訴求,網文頭部IP價值進一步釋放 從“速度寫作”到“品質運營”,網絡文學終迎蛻變期

來源:文匯報 | 許旸  2020年02月17日08:59

走過20余年的網絡文學,迎來了蛻變進化的關鍵期。細數近一年來的“爆款”劇作,從《陳情令》《長安十二時辰》,到去年底壓軸的《慶余年》《鶴唳華亭》等,大多改編自熱門網絡小說。由此可見,網絡文學新生代的崛起和粉絲價值日益凸顯,使得網文頭部IP價值進一步釋放;而多方產業聯動深度賦能版權運營、文化出海等,網文“品質運營”的后續效益顯著。

有統計顯示,過去一年網絡文學創作題材多元化成內容發展新趨勢,熱門作品不再集中在玄幻、言情,現實主義、二次元等垂直細分題材的當代表達,更容易引發廣泛共鳴。中南大學文學院教授歐陽友權認為,粗放式時代結束了,精品化成主流訴求。他指出,網文整體質量仍有待提升,如何進一步深耕現實沃土,回應時代課題,創作出與讀者共鳴共振的優質作品,仍是擺在作者面前的挑戰。

突破玄幻獨大,現實主義書寫與網文基因深度融合

“玄幻類題材為中國網絡文學的異軍突起立下了汗馬功勞,并成為中國網絡文學走向世界的先頭部隊。但如果僅停留在云里來霧里去、修仙得道、不食人間煙火等,網絡文學顯然走不遠。”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主任陳崎嶸認為,提倡現實題材創作,逐步突破玄幻一枝獨大現象,形成百花齊放之景,是建構良好網絡文學生態之需。

可喜的是,近年來現實主義書寫與網文基因深度融合,補上了“宅”“玄”“空”造成的短板。前不久閱文集團在滬啟動“我們的力量”主題征文大賽,《你好普通人》《國家戰疫》等講述各行各業平凡人友愛互助、共戰疫情的故事打動了許多網友。上海已連續舉辦四屆現實題材征文大賽,誕生三萬多部囊括職場奮斗、文化傳承、一線建設的佳作,《復興之路》《朝陽警事》《上海繁華》《中國鐵路人》等獲獎作品走向實體出版,《明月度關山》《寫給鼴鼠先生的情書》等已簽訂影視改編合約。

網絡文學所特有的豐富想象力、立足大眾視角、語言鮮活等特點,摹畫了萬花筒般的時代景象,交織成一部部網友喜聞樂見的正能量作品。繼《工業霸主》《材料帝國》《大國重工》等多部工業題材小說后,網文作家齊橙的新作《何日請長纓》講述了上世紀90年代國內機床產業扭虧重生的歷程,他從網友評論中發現,越來越多的人關心重大行業一線面貌,如果寫得不用心、邏輯有硬傷,讀者會挑刺、棄讀,這令他“不敢有絲毫懈怠”。正在起點中文網連載的扶貧題材小說《情滿沂蒙》,則從一對奮戰在不同崗位的年輕人視角切入,他們相識相知相愛的互動,見證了數萬鐵路人為改變沂蒙老區所作出的貢獻,謳歌了艱苦奮斗勇于進取的沂蒙精神,吸引大批年輕讀者“追更”、點贊。

除了滿足讀者不同的審美趣味,網絡文學也要以對現實反映的廣度、厚度和深度來提升自身價值。有資深編輯告訴記者,鼓勵書寫現實題材,并非要求網絡文學一股腦地回到嚴肅文學的傳統道路上,而是要更加尊重網文的創作規律。專家建議,有些作品在情節設計、人物塑造等方面稍顯粗糙單一,對現實生活需進一步“深挖吃透”;部分打著反映時代變遷旗號的作品,卻靠外星武器揚威、意外獲修仙秘籍等推進敘事,經不起推敲細讀。

不局限“你寫我讀”,培育粉絲社交為IP聯動蓄力

如今,網絡文學已不再局限于“你寫我讀”的單一層面,具有活躍、個性、年輕等特征的用戶正向粉絲轉化,隨著網文邁入IP粉絲文化時代,平臺的社區氛圍越發明顯,粉絲生態已成為網文增長的新驅動力,與年輕讀者群體在年齡層和價值觀上的契合,使得“大神級”網絡作家更懂“圈粉”和“埋梗”,而深諳粉絲心理的網文聯動在維持用戶黏性上也更有優勢。

尤其是近兩年,強化平臺社交屬性,集約化挖掘用戶價值,正成為網文行業新的突圍邏輯。從網文平臺推出的新功能中便能窺見一斑,比如類似彈幕的“本章說”,讀者圍繞內容但又不限于內容的社交互動,往往會引來其他讀者吐槽、點贊或討論。閱讀本身的訴求和年輕人網絡社交習慣,讓粉絲更愿意以“社交共讀”的方式去表達,形成了虛擬書友圈、角色圈、興趣圈等豐富的垂直用戶社區。“角色”這一輔助創作功能讓粉絲有機會直接參與作品塑造,在粉絲共創機制下創建的角色有九萬多個,累計產生的角色互動達3000多萬次。

這些無不釋放出強烈信號:網絡文學作品從開端即自帶粉絲和文化屬性,內容平臺通過拓展粉絲經濟與社區生態、培育粉絲社交,使得IP力量直接鏈接到下游產業,以跨界方式聚合起作品-作者-用戶的情感邏輯與社區歸屬。前不久上線的古代言情人氣作品《鳳回巢》主題曲,便是業內典型案例:“文學+音樂”場景的打通融合下,小說有了個性化定制的古風旋律,引發粉絲熱議,激發了IP創新更多想象空間。

“對整個網文行業來說,互動反饋能讓讀者真正參與進來,調動他們的積極性,維持整本書的活力,增加凝聚力,建立起網文特有的粉絲模式。”新銳網文作家“我會修空調”認為,讀者在互動中可以參與創建角色、繪制同人畫,自發制作與書中人物配套的表情包,激發出多維度的市場潛能。

出海模式升級,用好故事構筑正向循環的生態圈

從海外粉絲自發翻譯,到搭建海外平臺發展,網絡文學邁入全球化傳播的縱深布局階段,在激蕩的文化消費浪潮中扮演了中國文化出海生力軍的角色。據業內統計報告顯示,67.4%海外讀者認為中國網文“值得一讀,根本停不下來”;50%海外讀者認為網絡小說比海外奇幻文學“更加充滿想象力”,在線連載、題材類型多樣和更多互動反饋也成為他們認知認可中國網文的主要特征。

以目前海外最受矚目的“起點國際”平臺為例,截至2019年上半年,用戶訪問量達1800萬,覆蓋了500余部、總計超15億字中文譯文作品和6萬部本地語言原創作品。資深“歪果仁”用戶不滿足于當粉絲追更,有的索性自己碼字。目前,起點國際海外原創作家超5萬人,創作6萬多部作品,初步形成職業作家群。比如,24歲西班牙軟件工程師阿萊米亞發布《最終愿望系統》,成為網站首部簽約付費的原創作品,“我讀到的第一本網文小說,是中國作家二目的《放開那個女巫》,起點國際開放原創功能后,嘗試自己寫,按下發送鍵的那一刻,很興奮!第一周就收到很多讀者反饋。”

在閱文集團聯席CEO吳文輝看來,阿萊米亞正是海外創作群體的縮影,網絡文學的“想象力”和“熱血感”,吸引海外讀者自發組成“手打翻譯組”,并在創作中運用東方玄幻題材與美學元素。“網文出海不是簡單的作品出海、產品出海,而是生態落地、文化出海。當網文商業模式在海外培育成熟,便能推動中國文化更深層次地向海外輸出。好的內容無國界,當一批批愛好者參與到各環節中,由此產生正向循環生態圈。”

如今,網絡文學日益成為文明互鑒、跨文化交流的重要方式之一。在杭州師范大學文化創意學院教授夏烈看來,中國網文資本創造性運用全球化規律,溢出舊模式和小格局的探討范疇,實現全球文化生產力及其生產關系配置,這正是“中國故事的世紀紅利”的生動縮影。

网络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