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西雨客:用青花瓷板創作,需要反復思考、嘗試

來源:澎湃新聞 | 方曉燕  2020年02月20日08:56

西雨客,本名劉航宇,1993年生于北方,目前在南方生活。主要創作小說和圖畫書。小說見于《少年文藝》《十月少年文學》《讀友》《兒童文學》等雜志。曾獲冰心兒童文學新作獎,作品《你的腳下,我的腳下》曾獲“青銅葵花小說獎”金獎。

其圖畫書作品《天上掉下一頭鯨》使用了中國傳統青花瓷作為創作媒材,原稿使用經過1300℃高溫燒制而成的青花瓷板畫,并斬獲了第二屆“青銅葵花圖畫書獎”行云流水獎。近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就該書的創作、原創圖畫書發展等話題采訪了西雨客。

西雨客(劉航宇)

澎湃新聞:《天上掉下一頭鯨》應該算是您的圖畫書處女作吧,怎么會想到采用瓷板畫的形式來創作的?這在中國原創圖畫書中有先例嗎?

西雨客:《天上掉下一頭鯨》是我2016年創作的,確實是我創作的第一個圖畫書形式的作品。2016年是我住在景德鎮的第五年,寫作的第四年,學習陶藝的第一年,也是創作圖畫書的第一年。那時我學習的時候,想寫一些和陶瓷有關的小說,也想做做與陶瓷媒介有關的圖畫書。

之所以用陶瓷瓷板、青花和新彩作為創作媒介,是因為我覺得它適合這個故事。這是一個講述死亡與新生、愛與感動的故事。青花的質感冷靜沉穩,而新彩溫暖、充滿希望,兩者很適合表達這種氛圍。我也不知道在國內有沒有先例,這并不重要。

澎湃新聞:書中專門附了一本別冊來介紹這本書的青花瓷板畫的制作過程,但我們知道陶瓷燒制的過程中有很多不定因素,想問下,這本書您大概花了多久時間創制完成的?在此過程中,哪些部分是最困難的?

西雨客:我大概是四五月間醞釀構思,設計和畫草稿,六月七月兩個月時間完成最終的創作。但是最早想要去做的想法其實2013年就有了。只不過2016年的時候,覺得時機到了,應該有可能創作出來,才最終去做的。

那時候我在窯房附近有一個工作室。一開始做泥板,干了之后,打磨,開始繪畫。基本上,從早上到深夜,創作完一個小節奏,修補,上釉,搬去窯里燒,往返于住處、工作室、窯房。這樣的節奏。

試片

有些困難的是因為以泥板做“紙”。做泥板比較麻煩和辛苦,未燒之前的泥板很脆,很重,要小心翼翼地拿放和繪畫。還有困難的是陶瓷成型(釉下青花)的偶然性與一次成型。那時候即使有對作品的掌控力,燒窯還是容易出現一些問題,因為氣溫的細小差異,因為火焰的位置關系,甚至因為干濕的不同等很多的因素,作品燒出來都會不一樣。所以在之前做了很多小的試片。不過最后的成稿雖然因為這些因素有些影響,但是影響不大。最后,至于釉上新彩,只需要低溫烤花,所以可以反復烤制。不過最后的四塊新彩瓷板反復繪畫烤花也蠻多次的。

澎湃新聞:瓷板畫在繪畫部分的創作上,似乎迥異于一般的繪畫媒介,您能從專業角度大致介紹下技法特點以及您是如何發揮其優勢,突破其局限的嗎?比如青花料的濃淡水墨感,鯨身的一些刮擦質感,包括紋理的處理等等。

西雨客:有濃淡和水墨的層次,是因為水分。調配青花料用水的多少,可以決定青花的深與淺。畫青花,分水一般用雞頭筆,但我處理畫面比較大,除了雞頭筆和毛筆,還用噴壺。刮擦是用了雕刻技法,用刻刀把泥板做得凹凸起伏,來獲得畫面的質感。紋理的話,主要借助毛筆刷子和其他堅硬的工具來做出來,我嘗試了很多樣子,最后使用的樹、陽光、蛇還有鯨魚身上的紋理都非常合適。

內頁

關于優勢,可能是瓷板加上青花產生的特殊質感吧。至于局限,是不能讓你隨心所欲地像紙上一樣“畫”,你需要反復思考、多次嘗試才能最終做出想要的畫面感覺來。青花可以很細膩,也可以很放,其實全看如何做以及誰來做。《天上掉下一頭鯨》所呈現的畫面感覺,僅僅只是我探索和嘗試的一種結果。

澎湃新聞:您采用了如此傳統的創作媒介,但整個作品無論是故事還是技法都并沒有特別中國,能談談您對所謂的“中國風”圖畫書的理解嗎?您覺得您的作品算是嗎?

西雨客:很多時候,中國風往往成為了一種標簽,一個限制住的詞與理解,好似中國風就必須是這樣的或者那樣的。我覺得可以更寬廣一些,或者說削弱它的局限性。傳統的,現代的,過去的,當下的,幸福的,悲傷的,只要是這個土地上的人們所面對的事物與生活,都是中國的生活與故事。

鯨眼部分的原稿瓷片細節

《天上掉下一頭鯨》使用的是傳統陶瓷媒介,形式上以及視覺上,卻是現代與當下的。每個人理解和審美不同,誰都可以有自己的理解。但于我,它就是它。

澎湃新聞:在這本書里,鯨魚之死可以說是故事的轉折點,而在畫面上您也從青花轉而采用新彩來表現,這是出于怎樣的考慮?并且,這讓我想到在《你的腳下,我的腳下》中,您也是以死亡作為成長和新生的契機,能不能談談您怎么看待死亡以及您作品中的這些死亡意象?您覺得在童書作品中應該如何來把握和處理這個問題?

西雨客:之所以在前面用青花表達而最后用新彩,是因為這樣除了畫面上更有節奏外,還暗示著死去與新生。生命逝去,但生命的種子并不會停止發芽。

其實準確地說,《你的腳下,我的腳下》并不是以死亡作為成長和新生的契機。爸爸林方得患病只是故事的其中一個推動力,一個線索,成長的契機是林方得和孩子林后樸彼此之間的矛盾與交流。故事最后,林方得進了醫院,也是一個開放式的結尾。但《你的腳下,我的腳下》里確實寫到了角色魚頭的死亡。那樣真實地出現在林方得和林后樸面前,讓他們兩人都更深地認識到生活的寶貴和珍惜身邊的人。

死亡是每個人生活里注定會面對的事物,我們要正視它們,理解它們,而不是避而不談和逃避。我正視這樣的真實,所以才創作了《天上掉下一頭鯨》這樣的作品來慰藉自己和讓自己更好地面對生活。人的感情是共通的,不論是孩子,還是曾是孩子的你我,我相信,都能從中感受到一些東西。而這些東西,會讓我們更加不懼怕悲傷,更加珍惜生活。

澎湃新聞:您后續在圖畫書和小說方面有新的創作計劃嗎?會繼續延續瓷板畫的創作媒介嗎?

西雨客:我有很多想創作的故事,未來都會慢慢做出來,或以小說的形式,或以圖畫書的形式。至于陶瓷的創作媒介,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可能都不會做了,因為不論從物質上還是精神上來說,付出都太多了。而且我目前還不想把自己固定在某個風格里。近幾年里所做的八本圖畫書,視覺上每本都不一樣。但未來誰說得準,什么都有可能。

澎湃新聞:大家普遍認為這些年中國原創圖畫書無論從質和量上來看,都勢頭喜人,對此,您怎么看?有沒有您個人比較欣賞的原創圖畫書作者可以跟我們分享?

西雨客:這很好啊,說明不論創作者、編輯還是平臺,都在努力。其實我看書比較少,所以對此我保留意見。《辮子》的創作者黑瞇、《門》的創作者陶菊香、《其實我是一條魚》的創作者孫玉虎,他們的作品都很好。

网络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