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本周之星 | 夢兮:懸在人間的彩虹(組詩)

來源:中國作家網 |   2020年02月21日09:00

夢兮,原名王喜,甘肅會寧人,業余習詩四年,有詩發于《飛天》《星星》《詩選刊》《散文詩》《延河》等刊物,曾獲首屆艾青微詩歌獎,第七屆李白詩歌獎等。現為中國詩歌學會會員、甘肅省作協會員。出版詩集《在人間:給文森特·威廉·梵·高》

 

懸在人間的彩虹(組詩)

逆行者

 

用背影說話的人,教人們重新認識

怎么樣的胸懷才算遼闊

野草見證,苗木見證,溪水有了倒流的決心

 

身背陽光,就是背著萬物的希望

在清晨醒來的人

像一滴露珠,為能重新滋潤萬枚葉子動人的脈絡

重返天空,成為那黑幕中

最閃亮的星星,成為深眸中二十四切面的鉆石

 

用背影說話的人,身背鋒刃

剔除一切光明的對立者,與黑暗的同謀

2020.1.28

 

白衣辭

 

身著白衣,就是披上了鎧甲

維護肌體平衡,就是

維護陰陽平和,就是維護一個闊大的國

 

用生命擦亮城市的容顏

其實是擦亮人心,與人心上的鏡子,一個有序有致

平和安諧的祖國

重新煥發青春,光彩像取下來的陽光

散播在每一個黑暗的角落

 

危險從來都是未知數。已知的

是身著白衣的人,愿意用生命驅散天空的霧霾

2020.1.28

 

告別書

 

不知道這是否最后一吻:

親愛的,這之后

不管未來的路多么兇險,請相信光明

 

請相信,光明一直都在來路上

只有迎著黑暗

撕開黑色的禮帽,陽光會像金子一樣灑進

期盼者的眼眸中

每一顆都是珍珠,逢春發芽,作為回饋的禮物

 

不會忘記,你額頭上的香味

像媽媽不會忘記長江的甜、漢水的甘一樣

2020.1.28

 

星星的愿望

 

像天使,或天使的指派

在祖國的懷抱里,每一根草木都以雙手合十為戰姿

迎著風站起來就是母親的驕傲

 

懷揣黃河與長江

那么長的祈禱辭念了五千年,每一聲

都那么洪亮

每一聲都能讓光明升高一寸,黑暗降下一尺

在沒有硝煙的戰斗中

 

請相信,有一些聲音響徹大江南北

請相信,夜空中滿布的星星,每一顆都是一個人的心愿

2020.1.28

 

生死簽

 

白紙,黑字,紅手印。

人世間,再沒有比這更沉重的簽名了,摁下去

就是一生

 

當生命的真正意義在于價值

當勇氣揮舞旗幟

當人民在水深火熱中呼喊救命,當祖國母親召喚

當召喚是生命在吶喊

當眼眸中燃起火焰,淚早就流干了。

 

“若有戰,召必回。”

“不計報酬,不論生死。”

2020.1.28

 

角色

 

陽光打照下來

需要從一個男人開始新的一天,拖地,早餐

然后才是詩人

但我不寫詩,我只積攢陽光

滿屋子都是

等到夜晚,把陽光取出來,整個屋子里都是春天

此時,我是一位父親

讓花草長出來

把最美好的那一部分,給我的孩子

告訴他們

庚子年,你們扮演了春天的所有,和整個春天

2020.2.8

 

草木的喜悅

 

雪花的愛情

突然降臨在草木頭上,沙漠中的渴盼

美不可言

大地正在收攏黑暗

光明正在破土

萬物正在準備睜開眼睛

月光的白

被重新摁進雪花體內

春天搖著櫓

晨陽落在枯枝上

2020.2.9

 

本期點評1:

不動聲色處,也流露深沉熾熱的情愫,是《懸在人間的彩虹》給我的感受。

對于寰宇,有時從“無”的一面來觀“有”,更能感悟出一切存在與存在者的價值,從“近”的一方來閃射“遠”,更利于把握事物、運行軌跡與珍貴光芒。詩作亦如此。

作者善于多視角審視。從結構運動來說,《懸在人間的彩虹》細分為“逆行者”“白衣辭”“告別書”“請愿書”“星星的愿望”“生死簽”,每一部分又從生活中親切可感的細小事物寫起,血肉豐滿,一些地方角度不停變換,使全詩灌注深厚的力量。

光移動、變化或不變,事物均按比例或濃或淡、有虛有實、輕重緩急地呈現。這束光就是作者的目光。拈出一個例子。《逆行者》里“用背影來說話的人”,貌似安靜的表述,卻力透筆尖,具有靜水流深的情感淵藪,并給讀者留下再創作的契機。對于背影的另一端,你的視線上立即會涌來,抗疫戰爭中許多堅定的面孔,姣好的、方臉膛、年輕的、棱角分明的……或是毅然前行的步履聲,或千百個人的神情,或依稀前方景物的輪廓,或身后親人們因性格迥異,殷切而略有細微差別的注視……而讀者面對無限可能性時,不斷點燃了文本的感染力。

《逆行者》第一節著重于空間,而第二節更側重于從時間維度闡釋,“在清晨醒來的人……重返天空,成為那黑幕中,最閃亮的星星”,何況再次往返個體生命與宇宙,成為“深眸中二十四切面的鉆石”,不但增強了縱深感與穿透力,鉆石也令人聯想到一個瀕近完美的圓,與24個切面下的心靈結晶體。

“身背陽光”與“身背鋒刃”、“露珠”與“鉆石”等意象事物,在一線相連中,又形成鮮明對照,剔除一切與黑暗的同謀。

至此,用背影來說話的人,突顯了不惜犧牲的英雄形象,一心搶救病患的可貴精神。

當然,組詩中的個別章節,還可以斟酌一下,使之更富于表現力。 

(點評人:盧靜)

 

 

本期點評2:

夢兮筆談

夢兮的詩歌本體多出發自都市一隅,那可能是他的第二鄉,是他賴以生存并打拼事業的地方。但他喜歡抒寫故鄉物事,或者離開、回望故鄉時的情景,也有些貌似與鄉村或者城市這兩個對立的環境元素無關。那些靜止的物象一般是山坡的杏樹、梨花、夜晚的月光;動態的物象一般是村莊上空刮過的大風,以及在大風中搖曳的麥浪、空中飄落的雪花等。

夢兮沒有將具體的物象局限在上述的鄉村小道或一面山坡的局域空間,而是在物象的升華中放大它們的寓意,在時空的變幻中有一種蒙太奇的感覺。當然,這也許是現代詩歌寫作者應該具備的基本創作要素。他的詩歌延伸了鄉村的時空,豐富了詩歌表達的內涵,從而也突破了回望的視野局限,實現了鄉土的有形世界向意境的無形世界的超越,也就有了“象外之象”。特別是有幾首從鄉村植物出發,如從野草、樹木頑強蓬勃的生長態勢延伸到父輩隱忍、達觀的精神含義的詩歌,兩者的表象與精神內涵的呼應性比較強,滄桑感和縱深感都有,厚重而悲壯,是網站詩歌里不錯的作品,質量也一直較穩定。也許是因為相同的黃土高原的地域性而“心有戚戚”。從其詩歌的字里行間,我總是能夠看到西北風刮起的黃土灑落在山路上的印痕。

夢兮的詩歌有極強的畫面感,那是從都市出發的眼睛對故鄉的一路回望,其間色彩斑斕,有萬象生機。留守故鄉的父親是出現較多的元素,他的身影從鄉村院落門前的陽光下面一直延伸到田地、土坡和花樹。夢兮的詩歌寬厚柔和,溫暖淳樸,沒有尖刻銳利,不圖奇峰突兀,不為深奧晦澀,是讀起來很舒服的那種,是與老父相對而坐無言即通的那種,是坐在老屋門前的石頭上喝一碗小米粥的那種。

(點評人:野水)

 

 

了解夢兮更多作品,請關注其個人空間:夢兮作品集

 

往期佳作:

周火雄:不老的土地(本周之星總第六期)

徐春林:村莊的聲音(本周之星總第五期)

朱湘山:悠悠水下千年城(本周之星總第四期)

了解更多中國作家網原創好作品,請關注“本周之星”

网络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