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畀愚:沒有一個故事是從此刻開始

來源:《小說選刊》 | 畀愚  2020年02月21日09:23

今年春節恐怕已經成了我們有生之年里最難忘的一個春節。

我們每天都交織在悲憤與感動之中,卻又戰戰兢兢。我們站在窗前,思念遠方的親人與朋友,還有那些素不相識的人們。我們曾經那么意氣風發,一往無前,卻總要等到臉上火辣辣地響起耳光,才會幡然醒悟——這世上還有許多事物值得我們去敬畏。

有人說,文學應該記錄這場巨大的災難,記錄災難中的人性與良知,表達人類本身的恐懼與無畏,但于災難而言,文學是無力的。文學在災難過后方能呈現其深遠的意義。

《春暖花開》這個小說恰好也是以一年的春節作為開端,邊德豐可能就是我們中的一部分。他的麻木與善良,他的詩與遠方,我們曾經都擁有過,也許至今依然保留。因為,在平凡的人生里我堅信這就是文學的力量。

可是在這里,我更想說說寫這個小說的起因,就是莊秋生得的那個延髓腫瘤。兩年多以前,一位親戚在杭州的醫院里切除這個腫瘤。她是那么善良的一個人。我驅車趕過去,在手術室外從上午九點一直等到傍晚。只是,那位親戚沒能像小說里莊秋生幸運。她在手術成功之后成了植物人,究其原因可能僅僅是因為護工在夜里打了個瞌睡。

當所有的希望全都破滅之后,剩下的只有她的女兒。兩年的治療生涯足已在財務上摧毀一個普通的中國家庭,也足以改變一個普通人全部的人生愿景。而年輕的女孩只是默默地做出選擇,在形形色色的人與事之間,在訴訟與不訴訟之間,在治療與放棄治療之間。她每天穿行在那座陌生的城市里,不是去單位,就是在去康復病房的路上。

兩年多的時間就這么過去了,她依然笑著溫和地面對每個人,默默地面對她自己的人生。我想,這個小說也是我獻給所有在困頓人生里依然面帶微笑的人們的。

面朝大海就會春暖花開。

网络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