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陳子善:從楊絳《倒影集》手稿說起

來源:今晚報 | 陳子善  2020年02月21日09:24

楊絳短篇小說集《倒影集》1981年初由香港文學研究社出版,1982年1月又由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簡體字本。三十多年后,隨著《倒影集》手稿和楊絳與劉以鬯關于《倒影集》出版的往來通信十七通由中國嘉德在香港拍賣,《倒影集》的編輯和在香港出版的過程終于浮出了水面。

《倒影集》是楊絳的第一部小說創作集。楊絳雖然早在20世紀40年代就創作了《弄真成假》《稱心如意》《風絮》等話劇劇本,顯示了她杰出的文學才華,但集中撰寫小說卻是遲至70年代的事。據《楊絳全集》附錄《楊絳生平與創作大事記》,她在1977年完成了小說《大笑話》,出手不凡,“鍾書以為《大笑話》最好”(楊絳答記者問)。以后兩年,她又再接再厲,完成了《玉人》《鬼》《事業》三篇。這四篇作品,再加上她1934年的“散文習作”《璐璐,不用愁!》,就組成了《倒影集》的全部。

然而,《倒影集》能夠面世,得力于柯靈的提議和劉以鬯的遠道約稿。劉以鬯1980年5月21日致楊絳信中說得很清楚:“此間有一家出版社,約我為他們編一套《新文學叢書》,第一集正在集稿中,不知道女士肯不肯拿一本集子給我們在香港出版……《新文學叢書》要是沒有名家的著作,多數會失敗。”劉以鬯把楊絳視為“名家”,專誠約稿。而劉以鬯此信和楊絳6月1日通知劉以鬯“我有短篇小說五篇,可湊成一集,大約本月底編就,自當獻丑,不敢藏拙”的復信,都是由柯靈中轉的。顯然,如果不是機緣湊巧,劉以鬯不主編這套新文學叢書,柯靈也不推薦楊絳這幾篇還未發表的新作,《倒影集》的出版就在未知之數,至少可能會延遲一段時間。

楊絳同年6月21日致劉以鬯的第二封信中通知劉“拙集已編定”,可知《倒影集》不到6月底就已編就,進展很順利。但是,如何把書稿交到劉以鬯手中,卻頗有點周折。楊絳和劉以鬯通信的大部分,都在討論如何交稿這件事。劉以鬯先建議楊絳把書稿交給正好赴京的香港《廣角鏡》主編李國強帶回,他在6月15日致楊絳信中說,“我雖不認識他,相信他也會交給我的”,同時告訴楊絳也可以掛號郵寄。但楊絳6月21日致劉以鬯信中認為“我偶聞傳說‘稿子寄不出去’,不知此說有無根據”。盡管如此,楊絳還是在7月7日把書稿航空掛號寄給劉以鬯。誰知書稿果然被退回,她7月9日致信劉以鬯說:“頃郵局將稿退還,據稱未刊行之原稿寄至香港,須先得機關證明方可。因此如禪家所謂‘用盡氣力,不離故處’。”甚至表示,書稿寄港“倘有麻煩,此事便作罷論”。劉以鬯當然不會就此作罷,又尋找新的途徑,建議楊絳把書稿寄給在深圳的香港文匯報社曾敏之轉交。幸好柳暗花明又一村,楊絳在7月16日把書稿面交來訪的李國強,最后仍是通過李國強之手傳遞了《倒影集》書稿。而劉以鬯也于8月16日致信楊絳:“尊著《倒影集》已收到,請釋念。”

總之,細讀楊劉之間的這些通信,就會發現《倒影集》書稿的送達,說復雜并不復雜,說不復雜還是有點復雜,看來在改革開放之初,像楊絳這樣的老一輩作家到香港出書,也絕非一帆風順。

网络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