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人文高度與史詩風格 ——觀人文紀錄片《天下徽商》

來源:文藝報 | 季宇  2020年02月21日08:39

近年來安徽紀錄片異軍突起,涌現出一大批優秀作品和編導人才,如《大黃山》《淮軍》《中國文房四寶》《小崗紀事》《未能抵達的終點》等,不少作品在國際、國內的紀錄片評選中屢獲大獎,被業界譽為“安徽紀錄片現象”。去年,由安徽電視臺攝制的大型人文紀錄片《天下徽商》可謂其中的又一新成果,其在央視播出后曾引起過較強反響。這部耗時5年的大制作,全方位、多角度地再現了徽商真實而傳奇的歷史,講述了這一傳奇商幫從崛起、發展到衰亡的過程及其背后的政治、經濟和文化成因,揭示并弘揚了豐富燦爛、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和精神遺產,具有較鮮明的人文色彩和史詩風格。

人文性和學術性是該片的重要特色。明清以來,徽商“稱雄”中國商界400余年。該片通過一個個鮮為人知的故事和一個個有血有肉的形象,將觀眾帶入數百年前的徽商世界。對如何講好這一故事,該片編導顯然并不滿足于簡單的故事層面的講述,而是注重對“徽商現象”的背后進行由表及里、抽絲剝繭的深入闡釋,并從歷史和文化的角度對徽商群體及個體進行全面細致的梳理和解讀,從而使全片散發出濃郁的人文氣息。據悉,該片的顧問團隊均為國內徽商研究領域的專家和權威,這為作品的深入挖掘提供了扎實的學術支持。與此同時,編導人員也做了大量的案頭工作,搜集研讀了大量文獻,采訪了數十位國內著名教授、學者以及英、日等國的研究專家等。縱觀全片,作品風格嚴謹,氣勢恢弘,主創不僅力圖做到無一事無來歷,無一句無出處,而且還注意吸收了學術界關于徽商研究的最新成果,內容令人耳目一新。如關于鴉片戰爭,英國劍橋大學教授艾倫·麥克法蘭和日本學者磯淵猛都認為,追根溯源,這場戰爭的爆發與茶葉貿易密切相關。中國茶葉的出口曾造成了中英貿易高達數百萬兩的逆差,為此英國開始向中國輸入鴉片以作彌補,從而引發了戰爭。兩位外國專家都認為,從某種意義上說,鴉片戰爭“實際上是茶葉的戰爭”。這一看法為這段歷史提供了新的觀察視角。再如,《徽州女人》這集也頗有新意。以往講述徽商往往會忽略徽州女人或一筆帶過,但該片以一集的篇幅來專門講述,不僅拓寬了觀眾視野,也加深了人們對徽商和徽州文化的理解。作為商人婦,徽州女人“素以勤勞、堅貞、隱忍而聞名于世”,其付出的代價則是凄風冷雨中的“座座貞節牌坊”。“男人不蹲家,經營走四方”“一世夫妻三年半,十年夫妻九年空”,這是徽州女人的真實寫照。清人趙吉士曾說,“新安節烈最多,一邑當他省之半”。最極端的一例是,安徽歙縣江村的江珊之妻洪氏,18歲成親,懷孕兩月即喪夫,至其98歲壽終正寢,守寡長達80年。漂泊四方的徽州男人固然締造了一方財富傳奇和輝煌的文化,但他們的根能夠永遠地扎在故土徽州,也是徽州女人的功勞,她們的命運與苦難也最動人心魄。

觀照現實和反思歷史是該片的又一特色。明清以降,中國進入了一個商品經濟的活躍時期。這期間出現了諸多商幫,史稱“八大商幫”,亦有“十大商幫”之說。那么,徽商的崛起和壯大靠的是什么?它與其他商幫又有什么不同之處?該片從多角度進行了回答。徽商的成功固然與其對誠、信、義的堅守以及吃苦耐勞的品格等分不開,但這些并非徽商獨有,其他商幫亦有,因此有著儒商之稱的徽商真正與眾不同的重要特色是“賈而好儒”。究其原因可以看到,徽州素稱“禮義之邦”,徽州商人自幼耳濡目染,深受傳統儒家文化影響,因而在經商過程中,他們自覺不自覺地就會把儒家的思想滲透于觀念中,貫穿于經營中。正如徽州大儒朱熹所云:“雖為賈者,咸近士風。”意思是說,徽州商人雖是生意人,但思想和行為卻有士人風范,即按照或以接近士人的標準來規范自己的行為,這正是儒商的內涵所在。事實也正如此。徽商在經營中講究“術”,更重視“道”。所謂“道”,即正道、真道、誠道。在他們看來,“經商有術,術無道則不立”“道術合璧,通天達地”,這是徽商精神中的核心理念,也是徽商不同于其他商幫的重要之處。正因如此,徽商才創造了“胡慶余堂”“張小泉剪刀”“汪玉霞”“葉開泰”等一個個金字招牌;正因為如此,徽商才急公好義,賑災報效、修路筑橋,熱衷于慈善事業,這種徽商精神對今天來說仍有積極意義。徽商一度取得了輝煌,然而因其過于固守傳統,在英國發生工業革命、世界進入蒸汽時代后,囿于傳統的徽商卻未能與時俱進,其衰亡也就不可避免。當然,徽商衰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其觀念的落后不得不說是其中重要的原因。《天下徽商》對此做了多層次的分析和反思,這對今天仍具現實意義。

真實是紀錄片的生命,而講好故事則是其重要手段。作為一部長達10集的電視紀錄片,《天下徽商》的成功之處就在于它把枯燥的史料和觀念轉化為了一個個生動的故事,并且在講好故事的技巧背后,更重視思想深度。《天下徽商》中很多故事講得不同凡響,就在于編導對故事的內涵做了深入剖析和思想穿透。比如徽商的代表之一胡雪巖,很多人對他的認識僅限于表面粗淺的所謂“紅頂商人”,而實際上他是一個有著多面性的復雜人物,其為人處事中既展現出了徽商的誠信、進取精神以及為華商爭利的民族血性,但也不能否認,其身上還存在著依附封建權貴的另一面,因此他的發跡和破產都非偶然。鴉片戰爭后,國門洞開,洋商攜巨資而來,控制了中國的絲、茶市場,華商破產者“十之八九”,“利之操縱盡歸外洋”。如果從民族大義的層面上說,胡雪巖欲舉一人之力與洋商叫板之舉實有積極意義,而其失敗的背后卻有著更為深刻復雜的原因:一是金融風暴來臨,胡雪巖的錢莊出現大量壞賬、呆賬,造成資金鏈斷裂;二是官場的派系斗爭使深陷其中的胡雪巖被落井下石、置于死地。如說前者是天災,則后者實為人禍。天災加人禍,胡雪巖的失敗幾乎不可避免。由此可見,編導在講述這個故事時并沒有淺嘗輒止,而是深入挖掘,不僅講出了新意、講出了層次,也提供了諸多信息,充分呈現了人物的復雜性和多面性,使人物形象更加立體、鮮活。諸如此例,在片中不勝枚舉,使全片變得更加好看、耐看。

网络理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