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龐羽《陽光下》:日月星辰下的孤獨詩

來源:《文學港》2020年第2期 | 龐羽  2020年02月23日09:32

有時候,我坐在河邊,看著河水流動。一粼一粼,一波一波,浮上來,涌出去。從來沒有一滴水停止流動,這讓我很感動。不僅是為了這條河流感動,也不是為了遠處的大海感動,而是為自己感動,為走過的每一個路人而感動。

在我們印象中,感動是一個偶然出現的詞語。你可以為了一碗熱騰騰的飯而感動,也會為了一件不起眼的小事而感動,但感動不會是你生活的全部,而你生活的全部是最基本的質子,分子,離子。而這些東西,都來自于那場大爆炸。也就是說,你來自于千億年的偶然,同時,你也是千億年的必然。千億年的宇宙進化,才誕生出一個坐在河邊的你。

這也是我寫這兩篇小說的初衷。《陽光下》這篇小說,講的是一個沉痛的校園故事。這篇小說是為了致敬女孩林奕含。作為一名作家,我對死亡常懷敬畏之心,然而,隨著年齡增長,我愈加難以忍受年輕生命的消亡。林奕含的故事讓我心痛了很久。在生命的大好年華,她受到了地獄般的戕害。這種戕害還會持續,一直到她生命的盡頭。然而,作惡的人永遠得不到懲罰,甚至連一句譴責都沒有,甚至還會有她所不能擁有的美好人生。這些宛如一束光,還沒有到達我們的面前,就被黑暗吞噬了。這束光何其微弱,何其遙遠,有的人帶著滿身的傷,跑了半輩子,終于到達光里面;而更多的人,早已不相信前面有光,即使有光,也不會溫暖到他們的心。他們最終決定在黑暗中死去。而無數的人們,會從他們的尸體上走過,并且會更加接近光明。我不知道哪一種人生值得歌頌,但我為倒下的人們感到心碎。

《有大片云朵燃燒的夜晚》講述的是一個男人自愈的故事。他來自于一個破碎的家庭,半生都在外漂泊,而青春期愛上的那個女孩,成了他心中唯一的信仰。回到南京后,他沒有找到她,卻找到了與自己和解的方式。這是一種自贖。這里面穿插了大量的趣味性新聞,其實這也是男人的心路歷程。云朵在天空燃燒,是最極致的光明,然而地面上的人們卻觸摸不到。黑暗中的光明,誘人,又讓人感到絕望。誰也不知道光明到底離我們多遠。就如同一百四十億年前的那場爆炸,這是人類窮極所有詞匯,都無法描繪出的一個瞬間,空間與時間被創造出來,并無限拉長,有了維度,有了星球,有了生命。我們不知道宇宙另一端離我們有多遠。而小說的作用是,讓我們知道了離宇宙那端的我們有多遠了。

我并不知道多少人死于黑暗。但當我坐在河邊,看著河水上的碎銀一波一波流向遠方時,我卻為我們人類共同生活在地球上感到欣慰。中國文化追求脆弱而無用,比如宣紙、窗花、文字、明月光。然而,恰恰是這種無用的東西,支撐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走出黑暗。無用之物能夠化解苦難。于是誕生了文學,誕生了小說。無論小說的結局如何,由什么東西改寫,情節有多跌宕,但我們都必須相信自己的價值:千億年的星辰輝映,照亮了孤獨的我的臉龐。 ?

龐羽,女,1993年3月生,江蘇省作家協會簽約作家。2015年7月畢業于南京大學戲劇影視文學系,現為南京大學文學院創意寫作研究生。曾在《人民文學》《收獲》《十月》《花城》《鐘山》《天涯》《大家》《作家》《北京文學》《上海文學》《山花》《青年文學》《芙蓉》等刊發表小說40萬字,小說《佛羅倫薩的狗》《福祿壽》《步入風塵》《我不是尹麗川》《操場》《退潮》被《小說選刊》《小說月報》《長江文藝·好小說》選載。并有作品入選《2015年中國短篇小說》《2016中國好小說》《21世紀短篇小說選》《2017年中國短篇小說》等年選。獲得過第四屆“紫金·人民文學之星”短篇小說獎、第六屆紫金山文學獎、《小說選刊》獎等獎項。入選21世紀文學之星叢書2017年卷。已經出版短篇小說集《一只胳膊的拳擊》(譯林出版社),《我們馳騁的悲傷》(作家出版社)。

网络理财平台